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倪光南:”新一代信息技术”将打破Wintel垄断

11月4日消息,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昨日作客赛迪网嘉宾访谈室,与赛迪网总裁李树翀进行了深入交流,并就“18号文”颁布十年来我国软件产业取得的辉煌成就进行了回顾总结,并展望了我国软件产业的未来的发展趋势。
以下是此次访谈的文字实录:

“18号文”十周年 中国软件产业成果丰硕

李树翀:各位赛迪网网友大家下午好!今天请到演播室的是中国著名的IT产业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先生,让我们首先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倪院士作客赛迪网直播间。

倪光南:各位网友下午好!很高兴到赛迪网和大家一起讨论。

李树翀:今天我们有请请到了倪院士,想和倪院士和我们中国软件产业发展进行简单的交流。倪院士,今年正值我 国发布“18号文”十周年,在这“18号文”自发布起来这十年内,中国软件产业保持非常高速的增长速度,我们这边有数据显示,这十年的年均增长率达到 38%,应该说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所以有些行业专家把这十年称为是中国软件产业发展的黄金十年,您怎么看待中国软件十年发展情况?如何来评价中国软件这 十年当中的得与失?

倪光南:我觉得中国软件在这十年以来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从数据表示,这十年从2000年到2009年, 软件销售总额,十年的增长16倍,这是非常重大的增长。为什么会增长呢?实际是国家政策,“18号文”是最重要的政策。回顾“18号文”当时出台的背 景,2000年中国软件业称不上是国内的产业,从产品来讲,中国当时的软件,主机时代当时来讲大家买个计算机,但是配的自己的软件,这个硬件就带着软件, 到了PC以后才有Wintel架构,因为当时各个主机厂商支持不一样。比如主机IBM,软件是附属产品,所以对软件的传统上,它符合于硬件。中国走过了这 个阶段,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没什么发展,关键当时软件并不是作为国内的产业来看。当时在1994年,中国要实行新的税制,现在的增值税,当时我们作为对软件 有些了解,对一些硬件有一些了解的业内人士,觉得我们应该向了解反应我们的看法,我记得当时,我们当时在1994年提了一个提案,就是要扶持高新技术企 业。特别提到的新的税制可能对于一些高增长的企业,像软件、集成电路这些企业,有可能有很大的税负。

我记得,我们当时举的例子到现在还很有意思的。假如我们有这种税制,对一般产业就很好了,但是对于高技术企业,比如微软,我们当时说微软1992年盈利27.5亿美元,总盈利7亿美元。软件与什么增值税可以抵扣?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抵扣。

我们知道美国当时这些企业没有交增值税,如果有增值税的话,微软也盈利很小了,我们知道英特尔当时是57亿美元的盈利额,如果按增值税来讲,基 本没利了,这是跨国企业,那么大的企业,如果我们用增值税这种方式,它也很难发展,何况中国的小企业,所以当时我们的意见提上去,领导很重视,当时部里开 了一些座谈会,当然这是1994年提案,经过历年很多人士考虑具体情况,最后2000年出台了“18号文”,我觉得它最重要的实惠就是享受到了减税,从 17%减到3%,集成电路从17%减到6%,所以中国软件企业可以有很好的优惠,顺利的发展起来,所以这是一个背景。从现在来看,新的“18号文”,我们 希望继续在这方面能够加大力度。

软件服务业政策的出台应注重“惠及面”

李树翀:正式由于像倪院士一系列、一批当年的老专家,可以说很早的预测到了中国或者全球未来产业发展的趋势 和方向,同时也发现在产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积极的向领导们建议,导致最后能够出台这样的“18号文”,“18号文”对我们这十年来整个软件产业发展 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因为营造很好的产业环境。“18号文”效果非常明显,大家都在展望新“18号文”,前不久三部委联合出台增加21个国家软件服务外包 示范城市推出的收入免征营业税政策,很多人说这个政策有可能会加入到新的“18号文”当中,您觉得这个政策如果进入“新18号文”对未来我们中国的软件、 服务外包会有哪些推动作用?

倪光南:这个政策表明三部委对于目的服务外包很重视、很想支持,这是肯定的。但是这个文我们说,作为单独的 软件服务外包,特别它是针对离岸的服务外包,比如外国给中国的定单,这类服务外包确实是很好的优惠。但是我们觉得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作为一个政策,特别 对于产业政策,应该覆盖足够的面。相比一下,去年有一个九部委的文件,在去年9月份,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商务部等等,九部委的文件《鼓 励政府和企业促进我国服务外包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是一个更宽泛的意见。

它不像一般的服务外包,这里我要提醒大家,有两个概念混淆不清,一个是服务外包和软件出口是不是一个东西?不清楚。第二,服务外包本身来讲,有 在岸和离岸这两个,这个概念也不清楚。第一个服务外包和软件出口不是一个概念,用数据来说,我们知道现在服务外包很流行,但是服务外包和软件出口是两码 事,今年中国软件出口来讲,大量的都是华为等通信设备,里面包含了嵌入式软件,一般来讲按工信部来算,有的15%、20%,不同的产业软件比重不同,这算 起来,我们软件出口始终就有很大一部分是软件的出口,这是软件出口。但是我们刚才说的,服务外包有一部分是工信部的任务,那也是出口的,但这个占的比例 小。

所以离岸外包和软件出口不是一个概念,从数量来讲,真正离岸外包造成的出口只有2%,我们整个产业是100%,真正的离岸服务外包只有2%,所 以我说三部委文件是好的,但它只支持了2%,如果作为产业政策来讲,90%是不是要考虑?这是一个问题,九部委文件考虑的服务外包,包括对内对外,离岸在 岸都在里面,这个覆盖范围比较广。一般来讲在岸和离岸外包,大概85%,在国外的包括美国、欧洲大概15%,所以中国在岸和离岸外包的服务85%,今年三 部委关于服务外包离岸的15%,所以它的文件不如九部委的文件广,作为政策来讲,我们希望对今后服务外包在内,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来讲,服务业来讲包括了服 务外包,所以我们希望今后的政策应该覆盖整个的服务业,包括服务外包。我们对“18号文”以后的文件,如何对软件和软件信息服务业进行优惠,应该有很好的 全面的对策,全面的安排。

中国软件产业发展不应过分强调离岸外包

李树翀:在国家相关扶持政策方面,您的建议是惠及面更广,力度更大。因为现在很多专家提出来,软件服务外包 像印度国家做的比较好,中国现在这样的产业开始兴起,甚至有很多专家觉得,未来中国有可能取代印度成为全球最大的接包国家,所以开始大力鼓励这种离岸外 包,但是很多又反应,说目前中国的这些软件外包产业层次相对比较低,可能达不到印度那样的高度,有人说我们的行业像“搬运工”一样,整个产业层次比较低, 系统级设备做不了,只是做下面代码级工作,您怎么看产业升级情况?比如未来我们该往哪个方向去发展或者通过什么样的优惠政策,如何界定高端的产业,或者对 产业升级有帮助的企业给予更大的扶持?

倪光南:这里面有一个积极的方面,比如三部委文件,中国历来“重硬轻软”,总认为硬件是重要的,软件是服 务,把服务更看轻。所以中国的传统观念要转变是很不容易,所以我们非常重视现在的潮流,像软件服务化,大 家知道SaaS,软件服务化、云计算发展、物联网发展,大量的服务,所以将来服务比重会越来越重,去年软件服务是22%,包括了服务外包,包括咨询业、网 络上的服务、企业管理软件、网上电子商务都是所谓网络软件。所以服务范围不仅是服务外包,IT外包,软件外包都是属于服务,第一肯定服务是一个趋势,服务 占的比重会越来越大,但这个里头绝对不是只有服务外包这一块,服务外包相对可能会稍微低一点,离岸外包刚才说过通过服务外包,在服务物质中这一块,在服务 外包里头又是一小块,舆论炒的最热的是受到印度的影响。

我们知道中国的制造业,现在都是中国制造,叫印度来学中国制造,我想它学不到。反过来也一样,中国学印度这种低端的服务外包,我说还是属于低 端,印度主要是向美国发包。比如微软客户服务中心由印度来做,很多美国软件公司发一些低端的工作叫印度来做。相对来说,服务外包还是掌握知识产权的软件, 对云计算服务提供商来讲相对低一些。中国属于在服务外包当中,可能实行印度外包。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加强观念。

李树翀:不断的转包过程中,我们是最底那一层。

倪光南:在软件行业,同样我们也要进入制高点,特别是新的信息机制给我们的这个机会。所以我们说还要有明确 的观念,不要把离岸外包过份的强调,过份的把离岸外包把它作为中国软件发展主流,和事实是不符合的。我们十年以来,我们的离岸外包虽然政府最多的文件是关 于离岸外包的,但到现在为止离岸外包只有2%,我们很多软件都发展起来了,就靠“18号文”。

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 发展重点没有调整

李树翀:就像您说,各个专家观点不一定一致,首先像您说的首先要搞清楚几个概念,通过概念看将来的发展趋 势,制定相关政策。您提到新一代信息技术提法,这正好是我下面的问题。最近最火的是七大战略新兴产业,在这战略新兴产业当中,信息网络被新一代信息技术提 法所代替,您觉得新的提法是不是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它是不是预示着我们未来产业发展会有不一样的变化或者说国家产业扶持的重心或者发展的重点会有作调整?

倪光南:内容来讲没有变化,实际情况来看,去年以来,胡主席当时在两院大会上提了一些新一代信息技术,像云 计算、物联网、智能服务,他都提到的,从国家领导人关心的问题上,现在归纳起来就是说建立当前所谓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热点是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 我想这些都是我们所做的新一代的信息技术,这和网络是分不开的。

李树翀:领导更重视了,上升了一个新的层次。像您说的,在七大战略新兴产业来讲,有几个产业跟我们软件是密 不可分的。我们很多这些产业带来了大力的发展,刚才您提到的像物联网、云计算很多是以软件为基础的,虽然没有单独把软件提出来,但是提出新一代信息技术, 也可以表示国家对未来软件发展的重视。刚才您提到了,我们讲的服务外包,您提到自主知识产权国产软件,在这方面,在“18号文”这十周年期间,国家也加大 了力度扶持。包括最有名的“核高基”专项,里面就包括基础软件,可以说国家对基础软件扶持力度比较大的,比如龙芯,但在这过程中有一些小插曲,包括开源软 件和国产软件之争,在未来发展基础软件领域,您有什么样的建议?您觉得我们国家应该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如何看待开源软件和国产软件之间的问题?

倪光南:我觉得首先我们非常肯定核高基重大专项是国家非常重大的战略决策,因为这是根据国家中长期和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覆盖2006到2020,15年期间国家有中长期战略,国家要不要支持这个产业?争议是很多的。

因为基础软件来讲比如操作系统、数据库、管理系统、中间件包括办公软件,是构成信息系统基础的软件。应该说制定了信息系统的安全性,你能不能自 主可控?可能最根本的作用是基础软件,其他软件也有作用,在这个范畴里面。所以国家决定支持基础软件,把它作为核高基专项的内容是非常英明、是非常有重大 战略意义的决策,这是可以肯定的。在这里头,由于基础软件是很多年的界定行为,比如操作系统软件,你看世界上大家现在看的比较清楚,主要是三家 Linux、Windows和UNIX,Windows和UNIX可能是最大的分支,两家竞争,UNIX和Linux是一脉相承的关系。我们觉得,比如你 先搞一个其他的操作系统,可能不是很容易,所以我觉得很自然的中国基础软件操作系统等于是基础软件,往往会基于开源的Linux,在这个基础上,加上我们 自主创新的成分,构成了中国目前的国产操作系统。

新一代信息技术将打破Wintel垄断局面

李树翀:您的意思是虽然是我们国产软件,但我们并不一定要把前人总结来的成果全部都推倒重来?就像我们要写 东西的话,没必要再开发一种新的语言,只是要加入我们自己的一些核心东西在里面。因为刚才您提到,可能相比服务外包来讲,国内这些基础软件来讲,可能更能 够代表中国在软件领域的技术水平和实力,但是这个行业有一个问题,就是说越是基础的东西,包括像我们的CPU一样,越是基础的东西,市场对国外的龙头企业 把控的就比较严,这个时候,我们积累又相对比较少,所以这个行业成为一个投资很大,反而见效很慢的行业,您觉得这个行业是不是不太适合市场化?也就是说我 们没有办法希望哪个企业突然间站出来突然去投资把国家问题解决掉,这个时候是不是反而需要国家加大力度去扶持?通过一些政策甚至资金方面直接牵头做这个事 情?因为这个跟我们国家整体实力、技术水平相关的。

倪光南:问题比较大,可以两部分来说。第一我们确实看到市场的发展,新一代技术发展给了我们一种机遇,容易 打破垄断,市场上本身有一个很有例的条件,使新一代信息技术能够迅速的发展,取得良性循环。举例,比如传统PC是Wintel架构,你想打破它的垄断,我 想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看到数据,美国现在能够把iPad作为龙头企业来看,我们知道如果我们眼光放得远一点,把云计算、物联网都看作将来的必然发展 趋势。

我们从联网设备来看,过去PC是唯一的主要信息终端。现在一个人你知道可能有一个PC、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电子书等等,我们可以设想,这类设 备可以说也叫做新一代信息终端,于是我说是叫4个C融合,比如把计算机、消费电子、通信和内容融合起来,建立新的终端,建立我们国家的新一代信息终端。新 一代信息终端,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等,我们设想它的发展,它相当于是几十亿,可能上百亿,当然新一代信息终端会超过传统的PC,在这个领域,你看到 市场对谁有利?我们发现对Wintel没有好处。而现在你看到那些平板电脑,苹果用的不是Wintel,现在有很多比较便宜的,我们说的山寨版,不叫便宜 一点的,类似平板电脑iPad也用的是开源的东西,比如Android操作系统,它用的不是Wintel架构。你看它不是Wintel的,比如Mix架构 的都可以。你看不是英特尔,所以我们觉得新一代信息技术,市场上对破坏垄断、打破原来Wintel垄断是有利的,这是第一,我们可以相信新一代信息技术市 场是有利的。

第二,回到国家对于基础软件的支持,对于关系到国家信息安全的这些重大的像基础软件企业,集成电路高端芯片的支持这是非常重要的,也需要国家来支持。因为过去是垄断的市场,单靠个别企业来讲,不容易成功,但这次我们可以看到,这是战略的支持。

我们需要的战略支持,应该有长期的眼光,需要国家有这个意识,核高基就体现了国家的意识,我们用15年的时间来支持它,我相信中国的科技仍在支 援,有中国巨大内需市场这个条件。新一代信息产业技术发展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市场,有利于我们的后发优势,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可以成功的。

360与腾讯争端应靠权威机构制定规范来解决

李树翀:在中国强大市场支撑下,如果国家持续加大力度,保持政策可延续性,在基础软件方面加大支持和投入的 力度,相信未来有很好的结果,对软件产业整个技术实力会有显著的提升。说到基础软件以外,近几年中国软件行业活跃度非常高,很多企业包括创新型企业涌现出 来,在行业当中,比如在互联网领域,也占领了比较不错的位置,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目前业内最火的一件事儿是360和腾讯所谓在桌面的争端,对这件事情您 怎么来看中国目前软件领域创新、发展的环境?国家需要出台什么样相关的制度、行业标准使我们行业竞争更加的有序?使我们产业创新环境更加的优化?

倪光南:就事论事,作为用户来讲搞不清楚。我们能够制定一些规范,比如权威的机构、定制一些规范包括执行开放标准,我想很多行业会更加有序发展。

李树翀:倪院士,接着您刚才说的话题,因为我也在关注网上的新闻。今天上午看到的新闻,没记措的话,应该是 朝阳区法院受理腾讯诉360案件,我心里在想,有这样的疑问想请教您。比如腾讯和360事情,业内很多专家看法都不一致,而且目前没有很好的标准能够衡量 谁对谁错,这个时候把它一下子如果真的摆在法院面前,这么多懂行业、懂技术的专家都没有办法给出定论的时候,当然这个事儿可能八卦的一个消息,法院能够给 出什么样的裁决呢?是不是像您说的国内需要一些标准化的东西?如果技术行业很难定,在维持行业秩序方面是不是可以做一些工作呢?

倪光南:我觉得有些事情可以做,刚才说360、腾讯,目前没有通过测评,谁也说不清楚。但有些问题是很清楚 的,实际有关部门是可以做的。举例来讲,我们很关心,现在特别像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流量系统很多,这个标准用谁的标准,国际上有W3C标准,但是中国是什 么标准,世界一些著名网站可以看,不管你用IE等有名流量系统都可以用,但中国网站基本上只能用IE。

比如你到网上去买一些东西,你不用IE不行,IE并不是W3C标准,它是微软的私有标准。所以我就觉得这种东西有关部门应该站出来,IE在中国 使用是九成以上,因为中国网站必须得使用它。有很多人像我一样,经常问为什么我要用IE,是因为我没办法,不用IE不行,中国应该支持W3C标准还是支持 IE的标准?是支持过去开放标准还是支持私人公司的私有标准?有关部门应该做出支持。

比如中国工商联自己做了测试,这个流量测试符合W3C标准,同时我建议,你应该满足考虑消费者的意见,应该让消费者有选择流量器的自由,而不是 必须要有IE。这个事情完全是市场可以规范的,中国没有进入国际大家庭,等于进入了微软小家庭,我们不是怪网络,政府部门可以规范一下。

李树翀:像您说的起码有一个选择的权利。

倪光南:提倡产业国际开放标准,希望大家按这个方向做,不是做不到,你发一个红头文件大家就做了,工商联网站采用W3C国际开放标准,如果有关部门说,我们中国现在应该按照国际化标准走,我们支持国际W3C标准,我想是没有问题的。

李树翀:而且像您说的技术上又没有什么难度,应该不会有问题。所以可能从这个也暴露出一些小问题,当然我们 今天不是要讨论360和腾讯争端,这个事情包括倪院士您可能也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但是只能像您说的反应出来我们在行业规范暴露出一些小的问题,如果 我们在这方面再进行一些努力,让我们的行业更规范、更好。

行业规范以后,我理解对于我们整个行业的发展,特别是营造一个很良好的行业创新环境会有一个很大的帮助。刚才,倪院士跟您探讨了我们基础软件和我们互联网软件产业发展情况。

嵌入式软件主要应用于工业领域

李树翀:还有一个重点,一个很重要的市场,近几年兴起速度比较快的,在行业里的应用软件和工业里应用软件。 最近包括部里面的李毅中部长一直在提两化融合,两化融合以后是信息化向传统行业融合,但是在融合过程中,肯定需要信息化设备和技术,其中软件一个很重要 的,因为很多人觉得信息化就是计算机加上软件就是信息化了,因为计算机是通用的,但是信息化的软件可能不一样,而且在工业级嵌入式应用软件有很多用途,您 觉得未来这个市场会呈现什么样的发展态势?

倪光南:我觉得工业软件这个提法是有中国的特色,是面向两化融合,国家产业要升级转型,工业结构调整、提升 需要用工业软件,这个也是中国提法,这个不是教科书,比如教科书上会说系统软件、应用软件那是另外分法,我们是按应用来分,主要应用于工业的我们就叫工业 软件,我觉得这种提法也是可以,因为通过我们有这样的现象。

这个定义,我们觉得大家没统一。我大概的理解和我个人理解,我觉得嵌入式软件是固化在设备里面的,应该说不可分的,我没听说谁买一个智能手机,还要再去另外买一套软件。

李树翀:就像我们汽车里面用汽车电子产业软件。

倪光南:所以大到火箭、汽车、小到IC卡,所以这个嵌入式软件无处不在。云计算、物联网,我相信这个软件会 无处不在。我们曾经算过一下,目前国家十大自主产业来讲,信息、电子产业不用说了,嵌入式软件一大块。另外一块是汽车,汽车是25%以上,高档汽车可能会 是50%以上。嵌入式软件对其他行业也很重要,比如像物流、造船,嵌入式软件对每个行业都有或大或小的作用,尤其对信息电子和汽车来讲,其他对物流、造船 都有影响。

第二类,嵌入式软件用于或主要用于工业领域的软件。这些软件产品围绕工业产品研发设计、流程控制、企业管理、市场营销等环节,为提升企业的数字化、自动化、网络化和管理现代化水平,促进传统产业结构调整和改造升级起到了巨大的推进作用。

第三类是物联网工业领域应用服务。物联网是通过各种传感技术(RFID、传感器、GPS、摄像机、激光扫描器…)、各种通讯手段(有线、无线、 长距、短距…),将任何物体与互联网相连接,以实现远程监视、自动报警、控制、诊断和维护,进而实现“管理、控制、营运”一体化的一种网络。在工业领域物 联网也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重要内容。

保障国家信息安全 软件战略地位无可替代

李树翀:您说到工业领域,现在工业领域很大,应用领域很广。虽然定位各有不同,像您刚才说的三个领域,三个 不同层次的工业软件,可能引起大家对它的重视。刚才您介绍,会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举例,中国的汽车产值非常、非常大,汽车当中可能有20%甚至50% 整个成本是汽车电子产品,而汽车电子产品当中又有相当一部分的成本可能是里面的嵌入式软件,当然现在不光是嵌入式软件,现在还有系统软件、导航软件等各式 各样的软件,按照这样来说,如果我们考虑到工业软件的话,现在目前可能是不是软件产业或者软件市场的规模比我们现在看到的或者比我们想到的还要大呢?这个 产业越来越重要。

倪光南:产业的重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从本身提供的产值来讲,比如GDP关系也很大,实际中国现在还是很 弱,去年接近一万亿,一万亿也不太小,当然也不够大。但是另外一层,从软件产业的战略地位来讲,就是信息安全问题,信息安全不仅是信息安全,如果在金融领 域来讲,涉及到金融安全,涉及到交通就是交通安全等,如果涉及到能源就是能源安全,像红旗来讲涉及到国家安全。那么国家现在“重硬轻软”的思想里要破除 掉,你看是软件决定硬件还是硬件决定软件?都有影响,但是总体来说,软件决定用应用的行为,因为我们所有的硬件都是通过软件来控制硬件,硬件在底层,往往 受软件来控制。

从安全的角度,保障国家信息安全,软件的战略地位是无可替代。可以说一个国家强弱的标志,你这个国家的整个信息系统,整个供应社会运行,你是依 靠人家的技术在支撑,这是很大的问题。从GDP来看,软件不一定很大,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不一定太大。当前是信息时代,不要忘了我们不是18世纪、19世纪 20世纪,现在是21世纪,对我们提出了新一代信息技术,这些新一代信息技术将是最近今后国家信息安全的技术,我们应该特别重视,战略地位是最重要的。

物联网、云计算的核心技术在于软件

李树翀:软件产业像您说的,因为它的规模涉及到所有产品当中、所有行业当中,我们很难把它统计软件到底有多 大,但是我们可以说的是可能会比我们想像的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要大,还可以说除了它市场很大以外,刚才您讲到它的战略意义,所以说可能从几个方面来讲,国内 应该继续加大软件扶持力度、技术发展。倪院士在交流过程当中,您不止一次提到物联网、云计算,前段时间总结,2010年最火的几个词,物联网、云计算加上 三网融合,我觉得它必须得有一个基础条件,有很好的软件支撑。在信息化里,软件是不断变化的,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靠软件支撑,您觉得未来我们国家在云计算和 物联网整个产业发展过程当中,会对软件产业或者对国内软件技术方面能够起到什么样的推动作用?

倪光南:现在特别热的是物联网、云计算、三网融合,一些核心的技术往往是和软件相关。举例来说,现在云计算 比较出名的像Google、Yohoo、亚马逊等等,假如你要看它的硬件是什么?实际上它们用的硬件是可能是最便宜的硬件,它们用最便宜的硬件。用几十万 的软件技术构成不可靠的、成本非常低、最普通的服务器,通过云计算技术,主要是软件的技术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计算能力、非常可靠的云计算系统,这个核心技 术实际上主要是软件在起作用,硬件没有信息管道,它的硬件可能还不如现在有些人用的最漂亮的这种硬件,多核的都没有,它用的可能是比较低端、比较老的、非 常便宜的服务器。

李树翀:所以说现在很多人讲的平台、系统、云计算里边的理念,其实指的就是软件的东西,软件所营造出来的虚 拟化那种环境,而不是硬件,不是哪个服务器。所以说现在卖服务器的厂商也在讲解决方案,我理解所谓的解决方案,就是机器加上它软件的一些服务。所以说未来 可能随着云计算、物联网的发展,软件产业也会随之快速的发展。

此外还有像您说的,软件越是在物联网、云计算的普及,软件所占的地位也将越来越重要。

人才、市场是我国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两大优势

李树翀:讨论了这么多问题,因为现在马上是十二五规划要开始了,包括我们部里面在积极准备软件行业十二五规划,您对接下来中国软件产业五年发展有什么样的期待?您觉得我们应该在哪些重点的领域下一些功夫?或者说您觉得未来哪些领域市场前景发展比较好的?

倪光南:十二五应该需要有长期坚定不移的方向,比如像核高基专项,包括其他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无线网络等, 这些和下一代信息技术相关的重大专项,这是从2006到2020,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继续要做的。过去来讲我们已经启动了,但是进度不够快,我们觉得 应该加快落实国家中长期科学技术规划所制定的这些重大科技专项,因为这是个战略方针。

现在国家加快培育和发展就像您说的新兴产业,包括下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对我们来讲是很好的机遇,因为国家已经把它提到了信息产业,这说明不是传 统的产业,不是技术稳定、成熟的、市场格局、技术格局都成熟的领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难,它的基础没有完全定型,不成熟,市场格局没有成熟。

我们看现在的互联网出来的企业都不是自成老企,都是新的企业,我们中国的百度、新浪、阿里巴巴,外国的雅虎、谷歌、亚马逊等,我们知道这些新兴企业出来的都不是老企业,因为老企业很难调头。

李树翀:新时代、新的机会来了。

倪光南:所以我们说国家为什么要把新一代信息产生提出来,就是给我们一个机会。因为我们国家的有利条件,最 重要条件是两条,第一是人才为主,以人为主。中国科技部统计,中国科技软件企业世界第一。具体落实到软件领域或者IT领域,中国的软件数一数二,我们留有 余地,因为我们还要提高,数量还不够,所以我觉得数一数二是很客观的。

第二是中国的市场优势,我们国家的内需市场,你是可以叫做优势的。

李树翀:加上两化融合以后就更大了。

倪光南:每个国家都在看重中国的市场。现在你看到像华为走出国际,非常成功,包括第三世界、发达国家甚至叫 华为中兴跟思科竞争,在欧洲、在北美都能竞争。所以这两个优势使得我们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还有极大的优势,这个是我们中国的特殊优势,我们的国力也都有支 撑,我们还是看到新一代信息技术非常好的条件就是后发优势,跨越式发展。

我记得十年以前,苹果公司当时维持不下去了,微软给了它一笔钱,它支撑下来了。但是经过这十年发展,苹果公司的市值超过了微软,十年功夫苹果公 司从一个基本上已经破产的公司,由于抓住了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机会,它起来了,它抓的不是传统,它没有做PC,它主要的来源就是iPad、iPhone 等,那么i系列的产品是什么东西,就是我们说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它是抓住新一代信息技术机会,十年时间赶超微软。那我们回过头来想想,我们是不是可以用下 一个五年计划,我们策略几个苹果。

李树翀:您的意思是我们的机会又来了?

倪光南:完全有可能,我们有这两个条件。

开源软件渐成主流 将主导软件发展趋势

李树翀:您觉得在基础软件方面,您觉得目前在整个市场方面和技术发展方面,机会仍然还在吗?

倪光南:我觉得还是很大的,我觉得从信息安全角度来讲,我们需要有中国的基础软件。另外有一点,我要特别提 一下,开源软件要重视,基础软件和开源软件往往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基础软件特别像操作系统这类基础软件,我刚才说的,这是几十年形成的格局,比如 Windows、Linux两个主要的方向,重新找一个不是这两大工业标准比较难。

我们为什么没有重视开源软件?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开源软件的主流地位,有个说法是有可能成为主导软件趋势。因为过去PC时代谁主导?私有软件,公司买版权、使用权,但是到了我们新一代信息技术,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等,我们看到有几个迹象。

第一,我刚才讲到了,提供云计算服务是世界著名的公司,可能90%左右公司都是在开源软件之上运行。不过开软许可证(除AGPL外)并不要求提供Web服务的软件开放源代码,这些应用着的开源软件未必对外全部开源。

第二,2010年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中,开放源码类已超过封闭源码类。

第三,据Gartner预测,到2011年,至少80%的商业软件解决方案将包含实质性的开放软件。

第四,数量远超PC的云端和物联网设备软件平台大多将基于开源软件。从这个趋势来看,我们应该重视开源软件的发展趋势,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里头,应该重视运用开源软件,我们要融合进去,我们要很好的运用开源软件,对它的贡献也要应用。

李树翀:我理解一下您说的话,因为这个开源软件是这么多年智慧结晶,中国人没必要从头开始再做一遍。您觉得 我们可以用前一代人技术去做,我觉得您说的这些理念,有点像我们之前提到的,叫“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可以做很多的工作。我理解,您的意思是我们相 对走了相对的结晶来完成这项工作。就像我当时学微电子,我没有必要从最基础的理论去研究,因为我一辈子也研究不出方程来,我只要知道方程是什么意思,学会 了在实际工作中应用就可以了。所以说可能这块,您是不是也建议我们国家继续加大这方面的扶持力度,还是希望业内一些专家、业内人士能够转变对开源软件的一 些看法。

倪光南:对,世界各国、发达国家的重视程度比中国强。比如美国奥巴马特别重视,美国国防部专门发了指导性文 件,开源软件要跟商业软件同等重视,同时提出开源软件特殊优势,包括口头等。包括俄罗斯总统也发出命令,要在学校里强制实行俄罗斯操作系统,防止盗版。相 比发达国家来看,中国客观需求更多一点。相对来说,我们重视程度不如发达国家,这方面我觉得还是应该虚心的学习发达国家的一些做法,对我们有借鉴作用。

李树翀:今天倪院士也接受我们赛迪网这样的平台和管道,向业内人士呼吁引起大家对开源软件的关注,今天跟倪 院士交流这么多,非常感谢倪院士。跟倪院士交流这么多,我觉得我对软件产业未来发展趋势或者发展方向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同时通过跟倪院士的交流,也让我 对中国软件未来发展前景更加的看好,未来的软件产业应该还是有很多的机会,我们中国软件产业,我相信在国家包括相关部委的大力扶持下,在我们像倪院士这样 的行业专家大力推动,在我们全体的产业界人士一起努力下,一定能够持续保持快速、稳步的增长态势,再次感谢倪院士作客赛迪网直播间,今天的访谈就到此结 束,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谢谢大家。

倪光南:谢谢大家。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高等教育中的七项教学原则



转自:

karengong’blog
http://www.learningclub.cn/blog/blog.asp?name=gongyufeng

如今,大学文凭是许多学生寻找工作的一个必备条件,但是文凭是否真正地证明了学生掌握了必备的知识和技能呢? 我们很多大学生在毕业后仍然感到茫然,对社会还是不了解和无法适应。这不仅是中国高等教育面临的问题,早在1987年3月,美国高等教育协会公报发表了一篇文章“Seven Principles for Good Practice in Undergraduate Education(高等教育中的七项教学原则)”。这些原则是根据对高等教育中教与学的方式、学生如何工作和彼此如何相处、老师和学生沟通的方式的50年研究而得出的结论。
1. 鼓励学生和教员之间的接触:老师和学生在课堂内外的频繁接触会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可以帮助学生战胜考验和坚持学习,并且鼓励学生思考他们自身的价值和未来的发展规划。
2. 建立学生之间的合作:有益的学习,如同有益的工作一样,是一个协作和社会的行为,而不是竞争性的和孤立的行为。和其他人一起合作会促进学习;分享自己的观点和对其他人的观点发表自己的意见会让思维变得更加敏捷和加深理解。
3. 鼓励积极的学习:学生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记忆知识要点和说出答案并不能学到很多。他们必须讨论他们学习的知识、用笔写出来、和以前的经验联系起来、把知识运用到日常生活中。
4. 给予及时的评估:在学习前,需要考查学生的现有知识和能力;在课堂中,学生需要有机会来完成学习任务,并且得到老师的建议来提高学习;在大学的不同阶段,学生要有机会来思索他们学到了什么、还需要学习什么、如何对自己进行评估。
5. 合理分配学习时间:学习如何利用自己的时间对学习和工作一样重要。学生需要学习如何有效地管理时间。一个学校如何界定学生、教员、管理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的时间是建立良好学习和工作氛围的基础。
6. 制定高标准的要求:对学生的期待和要求越高,学生就会更加努力学习;老师和学校对自己的要求越高,他们就会付出更多的努力。
7. 尊重不同的才能和学习方式:通向学习的道路有很多。人们带着不同的才能和学习方式到学校。学生需要有机会展示他们的才能,按照适宜他们的方式学习,然后可以尝试新的学习方式。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SCORM标准的站点

karengong’blog
http://blog.sina.com.cn/u/1268114273
karengong’blog
http://www.learningclub.cn/blog/blog.asp?name=gongyufeng
kemu’blog
http://www.scormexplorer.com
SCORM标准探索
http://www.scormexplorer.com
IDTyao’blog
http://www.cnweblog.com/IDTyao/
XML的SCORM论坛
http://www.xml.org.cn/list.asp?boardid=9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基于SCORM 2004 标准课件开发经验谈

http://www.media.edu.cn 2007-02-09 作者:张宇

国 内的远程教育蓬勃发展,网络学院经过多年的不断建设,积累了大量的课件资源。时至今日,网院课件资源建设面临两个难题,一是如何把原有课件内容 “升级”。原有课件的技术上如何保证新旧技术的兼容,以及如何适应未来技术发展;改造之后的课件如何保证能够提高教学质量;原有 网络平台如何改造升级才能满足新的功能需求等等。二是如何组建“课件资源库”。原有课件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整合到同一个资源库 之后能否保持原有各自特色,同时平台如何设计才能提供更多符合网络特点的教学功能等等。

课件资源建设下一步怎么走?如何挖掘网院资源潜力,提升网院已有资源的价值?这些是每个网院都在积极探寻的问题。网络课件标准化是解决上述问题的思路之一。目前国内外远程教育标准很多,其中SCORM已成为实践上广为应用的网络教育标准。

众所周知,ADL制定的SCORM标准重点不在于制定ADL自己的标准或规范,而是重在整合现有的行业规范,如IMS、AICC、ARIADNE以及IEEE LTSC。由于其大量参考了一些较为成熟的远程教育相关规范,使得其符合远程教育的一般性规律;由于其遵守了计算机行业相关的标准,得以在技术上保障其实现方案的可行性和合理性。

实施SCORM是一个系统化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本文仅就SCORM 在课件设计、开发、制作方面介绍一下心得体会。

划分知识结构,设计课件组织结构的树形图

首先,要对课件的知识进行逐级细化,根据知识点的相互关系,画出知识结构图。知识结构图的类型有很多种,无论哪种,往往都可以转化成树形图的方式来表现。而这个树形图恰恰是SCORM需要的组织结构图。

在设计课件的知识结构图的时候,务必从学科专业的角度以及教学目标的角度考虑知识结构划分的科学严谨性、合理性。要注意知识结构划分的学科合理性、教学内容活动安排的合理性、内容颗粒度大小的合理性。

如果以教学活动为基本单位,则要注意教学策略的设计思路是否适合当前的教学内容、教学目标、学习者群体、学习环境等,应考虑好各种不同学习状态对后续各个学习环节可能产生的影响。

课 件的组织结构可以以知识点为基本教学内容单元,也可以以教学活动为基本教学内容单元,以⟪化工原理实验⟫课件为例,该课件包含四个并 列的实验:“管路流动阻力的测定”、“离心泵的特性曲线测定”、“板框压滤机过滤常数测定 ”、“换热器对流传热系数测定”,各个实验相对独立,每个实验划分七个教学环节。根据知识点和教学活动的各自优缺 点,可以采用混合的形式把两者结合在一起。

设计相关的教学策略,并考虑使用哪些SN参数

有了知识结构图之后,就可以着手设计相关的教学策略。由于SCORM把教学内容对象看成是一个一个相对独立且功能单一的模块,所以SN设计实现的教学策略更多的是教学活动之间的内容组织策略。例如“实验指导”,可以使用文字来表现,也可以使用图片+文字,甚至音视频来表现,这些SCORM不做限制或要求,也不涉及SN。SN调整控制的是学完“实验指导”之后学什么、假如没有学习“实验指导”是否可以进行后面的内容学习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在每一类参数组之下又划分了若干具体的参数,SN设计人员需要清晰地知道这些参数可以实现哪些功能,不同参数之间如何相互影响,参数和网页脚本如何相互配合,参数组合之后可以产生哪些教学策略,哪些教学策略是SN无法提供需要另想办法的等等。

对于<化工原理实验>中的各个实验,由于其实验之间没有关联,相对独立。在这个层面设计成各个实验并列,可自由选择各个实验。

每个实验内的具体的教学内容单元可以根据实验的教学目标和重点难点的不同,对“实验指导”、“设备介绍”、“操作演示”等内容的前后学习关系设计出不同的组织策略。本文主要在于介绍SN的 一般性设计、开发流程,所以“避重就轻”,在此设计较为简单的策略——“实验指导 ”、“设备介绍”、“操作演示”等内容强制线性学习,即必须学习完“实验指导 ”之后才能学习“设备介绍”,学习完“设备介绍”之后才能学习“操作演示 ”,依次类推。

基于上述设计思路,那么涉及到的SN参数仅有Control Mode。在“化工原理实验”上设定Control Choice为True即可,而这个参数默认值即为True,所以也可以不设置。对应参数如下:

<imsss:sequencing>

<imsss:controlMode choice=”true” choiceExit=”true” flow=”false” forwardOnly=”false”

useCurrentAttemptObjectiveInfo=”true” useCurrentAttemptProgressInfo=”true” />

</imsss:sequencing>###NextPage###

由于每一个实验内容要线性学习,需要在每个实验之上把flow参数设置成true。

一般而言,希望在进行实验内容学习的过程中,不要跳出该实验,以免中断线性学习过程,那么要在每个实验节点上设定Choice Exit为False。对应参数如下:

<imsss:sequencing>

<imsss:controlMode choice=”true” choiceExit=”false” flow=”true” forwardOnly=”false”

useCurrentAttemptObjectiveInfo=”true” useCurrentAttemptProgressInfo=”true” />

</imsss:sequencing>

制作相关内容页面

内容页面的制作是和策略的设计紧密联系的,策略的实现往往需要网页内脚本的配合。如果一个页面内容不需要跟平台有过多的交互,可以定义它为asset以节约系统开销;反之则需要定义为SCO。SCO与平台进行一般性学习进度交互,是在页面的载入和退出时。

ADL已经设计开发出一套标准的接口函数,用于SCO与平台之间的一般性信息交互。在制作页面的时候只需要声明调用相应的JS文件,并在页面中加载对应函数即可。

例如:

<html>

<head>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 APIWrapper.js”></script>

<title>Activity Title</title>

</head>

<body onLoad=”loadPage()” onunload=”return unloadPage()”>

Activity Content</body>

</html>

使用网页编辑软件,如Macromedia Dreamweaver,可以先建立好一个包含类似上述代码的模版,然后直接套用模版编辑页面内容就可以了。

而对于特殊的传递,则有赖于页面内脚本的判断与主动提交状态信息。如果希望SCO实现特定的一些功能,如完成测试题的结果对教学目标的影响等,那就需要调用特定的标准函数,对页面作特殊的代码处理。

这些工作都是在整体的课件设计下开展的,如果页面不能提供支撑,就需要调整前一步骤中的一些参数设定,降低策略的复杂程度以保持课件的完整性。

对于<化工原理实验>课件,由于前面设计的策略较为简单,对各个教学内容单元的跟踪状态信息没有过多的要求,可以把教学内容单元设计成asset。对页面没有特殊的脚本要求,实验中各个模块的实体页面表现对应内容即可。

使用封装工具打包封装

打包封装是指把前面三个步骤的产出物整理汇总的过程。虽然可以手工编写imsmanifest.xml文件,并使用压缩工具对内容打包,但是使用封装工具无疑会大大提高工作效率,避免一些无谓的拼写错误带来的不必要的麻烦。

封装工具建议使用Reload Editor 2004, 当前最新的版本
是v1.3.2 Beta2_c。该软件是基于JAVA的开源应用程序,可以通过网络搜索下载。

安装后启动该软件,选择File>New>ADL SCORM 2004 Package,弹出Select Folder for New SCORM 2004 Package对话框,选择前面准备好的网页文件夹,进入主操作界面。

主操作界面左边是素材文件列表,右边上方是元数据(Metadata)、组织结构(Organizations)和资源项(Resources),右边下方是对应元数据、组织结构和资源项的参数。由于本文重点在于介绍SN,因此不涉及元数据相关的操作,读者可以自行摸索操作。

使用Reload Editor 2004封装的第一步是把素材导入资源项。

第二步是把资源项添加到组织结构中。

每建立一门课件就会自动产生根节点,父节点基于根节点生成,在根节点图标上单击右键,选择Add Item可以依次添加父节点。子结点的生成方式是拖动资源项对应的图标到组织结构相应的位置。使用工具栏的相关工具图标可以上下移动父节点或者子结点,甚至删除。选中组织结构中的节点,可以在下方的参数栏修改其名称。

第三步添加SN参数。

第四步打包输出。

虽然SCORM提供了一个标准,但是各个平台厂商基于标准的理解各有不同,提供的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因此,在公开发布的环境下需要先做小范围的调试。通过调试观看课件是否按计划呈现各种效果。

正式发布之后,对学习者的各种反馈进行收集,包括各种错误信息和使用过程的跟踪信息。错误信息一旦出现,属于课件产品质量的硬伤,需要尽快查明情况,并修正。而基于学习者的学习过程信息的统计分析,反映了策略设计的合理程度,为下一个版本SN设计开发提供宝贵意见。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国际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领域的工作

【摘要】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的研究、制定、推广和应用,对于推动教育信息化的规范与协调发展,实现教育信息化资源共享和系统兼容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国际标准化组织和有关国际行业协会都对此给予了较多的关注。各国政府和企业也纷纷投入力量,推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的制定和应用。本文简要介绍了目前国际主要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组织及其发布的核心标准或规范,并介绍了我国在国际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领域的工作情况。

【关键词】 网络教育;资源检索;移动代理

一、背景简介

教育信息化通过应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革新传统教育模式,为用户提供了不受时空限制的学习环境,使”终身学习”成为可能。但由于具有地域广泛性、技术复杂性、文化多样性等特点,大量的信息化学习资源难以实现共享,不同的教育信息化系统也难以互相沟通。虽然现行的网络技术已为学习资源在低水平上的自治与共享、学习活动的协调与合作提供了基本的技术条件,但尚未制定相关标准或协议以允许信息化教育资源在教学管理平台上进行一致性管理和交换,导致资源的大范围共享与交流受到区域性和平台性限制。因此,研究制定适合教育信息化发展需要的技术标准,规范教育信息化领域的资源共享和系统互操作问题,为教育信息化的资源开发和系统构建提供一致性的框架结构和接口规范,就成为自然的需求。

标准是一种书面的协议,包括技术规范或明确的指标。作为规则、指导方针或特征定义,标准必须得到始终如一的遵守,这样才能保证原料、产品、过程和服务能够达到应有的要求[1]。”标准化”这一术语,在GB3935.1-83《标准化基本术语第一部分》中的定义是:”在经济、技术、科学及管理等社会实践中,对重复性事物和概念通过制订、发布和实施标准,达到统一,以获得最佳秩序和社会效益”[2]。由此可以看出,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的目的,是在现代教育信息化领域的实践中,通过制订、发布和实施各项教育信息化的技术标准,使整个教育信息化应用环境达到和谐统一,获得最佳秩序和效益[3]。

用标准化办法保障网上学习资源共享和系统互操作,是解决该问题的根本途径。学习资源共享是指一个学习对象可被多个学习系统利用。系统互操作性则是指多个系统及组件之间能够交换与使用彼此的信息。世界各国在发展教育信息化的过程中深刻认识到,学习资源的可共享性和系统的互操作性对于教育系统的实用性和经济性具有决定性意义。因此,国际上有不少标准化组织、企业机构和学术团体致力于网络教育技术标准的研究与开发,并且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成果。我国也于2000年开始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工作,经过近六年的努力,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部分标准已经进入国家标准审定程序。

二、国际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组织及其相互关系

1. 国际上主要的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化组织

(1)ISO/IEC JTC1 SC36

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ISO)是一个全球性的非政府组织,其任务是促进全球范围内的标准化及其有关活动,以利于国际间产品与服务的交流,以及在知识、科学、技术和经济活动中发展国际间的相互合作。ISO和IEC联合组织的第一联合技术委员会(Joint Technical Committee1, JTC1)中的第36分委员会(Subcommittee36, SC36, http://jtc1sc36.org)是ISO中专门从事学习、教育和培训信息技术的标准研究的委员会,其主要工作就是制定和发展学习、教育和培训方面的信息技术的国际标准,其目的在于使学习的资源能够得到很好的重用。SC36涉及的技术领域包括词汇与分类、体系、学习内容、学生信息、管理系统、合作、评估等,但是它不参与制定和地域、地区、文化或政治相关的标准。目前,SC36有七个工作组(Working Group, WG),一个临时工作组(Rapportuer Group, RG)以及一个特别工作组(Special Working Group, SWG)。

(2)IEEE LTSC

国际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 IEEE)学习技术标准委员会(Learning Technology Standards Committee, LTSC, http://ieeeltsc.org)由IEEE计算机协会标准活动委员会授权,负责研究和制定教育系统中与计算机相关的信息技术标准。LTSC开发公认的技术标准,推荐优秀的实践范例,指导软件的内容、工具和技术,并设计一些方法,为开发、维持和配合那些由计算机执行的教育和培训的系统提供便利。LTSC发布的标准覆盖范围比较全面,影响广泛,不少标准被SC36所接纳。

(3)IMS

教学管理系统全球学习联合公司(Instructional Management System Global Learning Consortium, Inc., IMS, http://www.imsglobal.org)是一个全球范围的非营利性组织,致力于开发和扩展针对学习技术的开放式互操作技术规范。IMS发布了大量的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涉及资源描述、资源包装、测试互操作、企业接口、权利控制、学习者信息管理等各个环节,IMS发布的不少标准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国际标准,在相关行业领域,尤其是企业界,享有很高的声望。

(4)ADL

高级分布式学习计划(Advanced Distributed Learning Initiative, ADL, http://www.adlnet.org)是由美国国防部推动的,旨在通过教材重用与共享机制的建立,缩短教材开发周期、降低成本、促成教材在各学习平台间流通自如。ADL计划预估,如果课程的学习内容能达到某些功能,则可减少政府50%至80%的教材开发费用。这些学习内容须具备的性能是:①可重用(Reusable),在不同应用环境下,学习内容可以重复使用;②可访问(Accessible),学习者在世界各地都可获取到学习内容;③可持续(Durable),科技进步时,不须重新修改应用程序或教材;④可交互(Interoperable),教材可以在任何开发系统和教学平台上使用;⑤可自适应(Adaptable),可根据学习者的经验,调整学习内容,达到弹性学习;⑥可承受(Affordable),以经济有效的方式开发教材。为推动厂商开发具备以上特质的教材,创建统一的学习内容模式,ADL集合了教材开发厂商、使用者与AICC、IMS、IEEE等标准推动单位,制定出了一套技术参考规范,这就是在业界非常著名的规范——可共享内容对象参考模型(Sharable Course Object Reference Model, SCORM)。

三、中国在国际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领域的工作

鉴于制订中国网络教育技术标准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教育部于2000年10月开始组织力量研制中国的网络教育技术标准,并于2001年初成立了现代远程教育技术标准化委员会(Distance Learning Technology Standardization Committee, DLTSC),2002年初更名为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该委员会以国际国内现代远程教育的大发展与大竞争为背景,以促进和保护我国现代远程教育的发展为出发点,以实现资源共享、支持系统互操作、保障远程教育服务质量为目标,通过跟踪国际标准研究工作和引进相关国际标准,根据我国教育实际情况修订与创建各项标准,最终形成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远程教育标准体系。

为了适应我国教育信息化的长远发展,2002年12月23日,经国家标准管理委员会批准,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正式命名为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China E-Learn
ing Technology Standardization Committee, CELTSC, http://www.celtsc.edu.cn)。CELTSC的主要任务是研究、制定、推广和维护中国网络教育技术标准(China E-Learning Technology Standards, CELTS)。CELTSC已经发布了一定数量的标准,初步形成了自己的CELTS标准体系。

CELTS体系主要借鉴和采用了IEEE LTSC、IMS、ADL等组织的国际标准,结合自身实践和国内实际需要,做了一些必要的调整和补充,并从整体上参考LTSC和IMS的框架,构筑了一个比较全面的标准化模型,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技术标准体系。

在标准的推广应用方面,CELTSC积极推动标准的实践应用,发展了数十家企业会员和团体会员,开发了CELTS测试系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国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测试体系,并与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合作开展了标准化测试和认证工作,迄今为止已有数十家企业的产品和资源通过了测试认证。同时,CELTSC不定期举办了多次CELTS培训班,面向全国推广介绍教育信息化的标准化发展意识、发展策略和具体方法,对国内教育信息化的标准化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与此同时,CELTSC还利用与国际同领域主要标准组织的密切联系,积极参与了相关国际标准的研究工作,并代表中国参加了ISO/IEC JTC1 SC36,承担了SC36第六工作组(WG6)的主要工作,全面负责WG6的各项标准研究和会议召集、提案处理等事宜。CELTSC专家祝智庭教授和杨宗凯教授担任了WG6的联席主席。

WG6在SC36中主要负责媒体引用、权利保护等方面的标准研究制定工作,具体包括三个工作项目:①标准与规范引用谱的框架与分类(24725-1,项目编辑:华中科技大学吴砥);②权利描述语言的引用谱(24725-2,项目编辑:华中科技大学程文青);③平台与媒体标准引用谱规范(24725-3,项目编辑:华中科技大学吴砥)。目前,这三项提案已经陆续进入委员会草案(CD)或最终委员会草案(FCD)阶段,发布为最终国际标准已经指日可待。

从2001年至今,CELTSC的代表先后七次参加SC36工作会议,取得了较大的成绩,加深了与国际同行的相互了解,并争取了很多合作机会。2006年9月,SC36第十二次工作会议将在武汉举行,同期还将举办SC36开放式论坛。这是国内第一次举办该项活动,对推动国内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的研究、制定、推广和应用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 不依规矩,不成方圆”,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也需要一定的标准和规范做指导,才能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目前,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我国在这个领域也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相信在国内教育信息化迅速发展的大环境下,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的研究与应用水平将得到稳步提高,我国在国际教育信息化标准研究与制定中所起的作用也将越来越大。

[参考文献]

[1] 叶柏林,陈志田,标准化,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8年8月。

[2] 国家技术监督局,标准化和有关领域的通用术语 第1部分:基本术语,中国标准出版社,1996年4月26日。

[3] 杨宗凯,吴砥,刘清堂. 网络教育标准与技术,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年11月。

作者简介:吴砥,博士,讲师;程文青,博士,教授。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系(430074)。

杨宗凯,博士,教授,博导,华中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工程中心(430079)。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 作者:吴砥 程文青 杨宗凯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学习管理系统知识基础2006

布兰顿.豪尔新的报告《学习管理系统知识基础2006》列举了学习管理系统的十大特点,他们是:

  1. 标准化的数字化学习发布和跟踪(SCORM/AICC标准)
  2. 与第三方内容互用的开放模型(NETg / SkillSoft / ElementK等)
  3. 特别定制的报告和报告引擎(不仅仅是一些统计报告)
  4. 教室设备管理能力/指导教师管理
  5. ERP/CRM集成能力(SAP/PeopleSoft等)、
  6. 内部内容管理能力
  7. 绩效管理能力(能力管理/灵活性跟踪)
  8. 快速有效地实施
  9. 合理的价位
  10. 学习管理系统卖方的金融生存力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数字学习标准比较研究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网
随着计算机网络的兴起,数字学习的概念也应运而生。为了使不同的教学内容及教学方法能够在不同平台上得到应用,有许多国际组织正积极地制订标准规范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本文首先介绍现有的各类数字学习标准,并比较以学习活动为关注对象的IMS学习设计(learning design)标准和以学习内容为关注点的学习标准,在此基础上分析数字学习标准的发展趋势
以计算机网络为代表的信息科技的蓬勃发展带动了数字学习的浪潮,借由各种信息设备的辅助使学习不再局限于固定的时间、地点及学习教材,而发展成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境的数字学习,甚至是终生学习[1]。 针对各种不同目的而开发出的数字学习平台也因此应运而生,学习者可以透过各种方式存取平台上的数字化内容。但是对数字内容的提供者而言,却因为学习平台的 多样化特性而衍生出数字内容无法兼容及再利用的问题。许多研究机构为了解决数字内容规格分歧的问题,发展出许多数字学习标准。本文将介绍国际上几个主要的 数字学习标准,并详述代表数字学习标准的发展方向,即从学习对象/内容转移到学习活动的IMS LD。
一、国际数字学习标准简述
(一)四个全球最重要的数字学习标准制定组织
1. 教育管理系统(Instructional Management System,IMS)主要制定教育内容在线发布的标准,包括存放和使用教学内容、教学进度跟踪、学生程度报告、交换学生记录等。IMS 旨在定义远程教育应用及服务的技术标准,支持基于IMS标准的服务和产品全球化。
2. 高级分布式学习先导计划(Advanced Distributed Learning,ADL)系1997年由美国国防部与白宫科技协会联合推动,其目的在于确保学习者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及时获取优质训练或学习资源,促成学习教材的可获得性、可复用性、可互通性与可升级性。ADL并不自己制定规范,而是整合既有的规范,并发展测试软件,来测试厂商所提供的产品是否符合标准共享式内容对象参考模型(Sharable Course Object Reference Model,SCORM)。
3. 数字电机工程师协会(The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IEEE)是正式的标准研制机构,其下所设的学习技术标准委员会(Learning Technology Standard Committee)以促进教育资源的开发、使用、维护及互通为目标,并规划二十项学习科技标准的制定工作,目前有LOM(Learning Object Metadata)标准草案已被纳入SCORM中。
4. 国际标准组织(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 ,ISO)是1947年成立的非政府组织,由全世界140个国家所组成,成员包括各种国际组织、各国政府、工业界、企业界及消费者代表。ISO 与 IEC (International Electro technical Commission)共同组成联合技术委员会JTC1 (Joint Technical Committee 1)来订定信息科技相关标准,而属下的第36子委员会则负责与学习有关的部分。故ISO/IEC JTC1/S36以审核已有学习、教育、训练领域的标准为任务,并决定是否将其提升为国际标准。
(二)数字学习标准分类
   每个数字学习标准制定组织的标准侧重点不同,但总的来说可以分为学习内容、学习者、学习环境、教育管理、基础架构等。
1. 与学习内容相关的标准
(1)IMS QTI(问题与测试互通规范,Question & Test Interoperability Specification):题目与测验的标准XML 语言、跨平台评估系统(assessment systems)的规范。
(2)IMS CP(内容包装规范,Content Packaging Specification) :在线学习教材的描述方式、结构、位置及某些特定内容形态的定义。
(3)IMS SS(简易编序规范,Simple Sequencing Specification):用来定义学习组件递送给学习者的顺序。主要目的是为了因应学习者不同的背景与学习结果,而机动提供最适合的后续学习内容及学习顺序。
2. 与学习者相关的标准
(1)IMS LIP(学习者信息包装规范,Learner Information Package Specification):此规范促成学生数据在不同的学生信息系统间传送与交换。
(2)IEEE LTSC有1484.20,Competency Definitions的标准工作小组ISO/IEC,JTC1/S36的第三工作小组也与学习者信息有关。
3. 与学习环境相关的标准
(1)IEEE的CMI标准小组所研定的1484.11.1(Data Model for content to LMS communication)和1484.11.2(ECMAScrip API for content to runtime services communication)。
(2)我国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制定的平台与媒体标准引用组谱CELTS-17:该标准是对教学系统定制和资源建设过程所参照引用的已有标准和规范进行描述,提供几类规范化的标准引用谱,即标记语言、音频格式、视频及图形格式、页面描述语言、Java技术、JavaScript技 术、文字处理格式、演示文稿格式、电子表格格式、文档服务。本标准也将针对教学系统所处的操作环境(如浏览器、工作站等)提供常见的标准引用组谱。标准引 用谱和标准引用组谱可直接用于现代远程教育系统运行环境定制和教育资源的描述。这样,无论是远程教育系统运行环境,还是教育资源,都符合标准化,有利于资 源重用,确保系统间的互操作性和兼容性。[2]
4. 与教育管理相关的标准
(1)美国的SIF(Schools Interoperability Framework)学校互操作框架:SIF实施规范定义了软件实施的指导方针及架构的需求、通讯、软件组件和他们之间的接口,但对开发符合SIF规范系统所需的硬件、软件没有任何假定和要求。SIF通讯规范定义了不同应用软件之间相互交换的信息。我国依据SIF制订出了教育管理信息系统互操作规范(CELTS-40)。
(2)美国训练发展协会(ASTD)是由数字学习专家、学者、教学设计实务专家及产业界知名领导人士组成,这个委员会不但研创出ECC标准,也接受教材厂商的申请以评鉴所送教材是否通过质量标准。到2003年7月,该会已审核并通过203门课程。
(3)ISO/IEC JTC1/S36第五工作小组与质量保证与描述架构(Quality Assurance and Descriptive Frameworks)的标准有关。此小组探讨信息科技支持环境下的学习、教育与训练质量确保方法,其中包含质量和架构相关的议题,例如流程的描述与特性化、所用组件与特色等。
5. 与基础架构相关的标准
此类标准有:IEEE1484.1(Architecture and Reference Model,系统架构与参考模型),IEEE1484.3(Glossary,术语)标准,ISO/IEC JTC1/S36第一工作小组词汇(Vocabulary)标准,以及我国参照IEEE的1484.1、IEEE的1484.3研制出的CELTS-1.1标准及CELTS-2.1标准系统架构。
虽然许多国际标准组织制定了数字内容的标准,但这种以内容导向为主的数字学习中,学习者仅能以直线式的存取方式来阅读数字教材,缺乏学习者间的互动及情境式学习。以下就对代表数字学习标准发展方向的IMS LD(学习设计)标准做一比较分析。
二、IMS学习设计标准
为了跳离以教材内容为主的直线式学习,数字学习的研究者正逐步引进教学设计的概念,并试图将其落实在新一代的数字学习平台上。经由教学设计流程所产生的一套学习活动包含了学习教材及活动,教师可以按照活动来教,学生也可以依据设计的活动独立学习。由IMS全球学习联盟(IMS Global Learning Consortium)提出的学习设计 (Learning Design,LD)规 范能够支持在线学习情境中所要使用的许多不同教学法。它利用一套通用且弹性的语言来描述所要使用的教学法,试
图拓广以借助技术来开发能力的教学方法的范 围,其关键在于对学习活动的理解,学习活动不再被理解为简单地提供学习对象,而是强调技术在教学过程中的作用。教学者可借此描述许多不同的教学情境、学习 活动和互动方法。此语言最初由荷兰开放大学发展出来,称为教育模式语言(Educational Modeling Language,EML)。而LD 是保留EML概念再加以扩展,包含了群体教学中各种角色和参与者的制定方式,教学活动的安排与资源配合,各种教学设计的选择,以及与内容包装的整合等,是一种能弹性描绘各种学习模式的规范。这种语言规范了学习教学的过程,能够描述许多教学模式或学习方法,如:团体式学习、合作学习。
(一)IMS学习设计结构的概念模式
IMS LD 主要的概念是用来描述在何种环境辅助下、什么人扮演什么角色、进行哪些活动。LD 规范语言包含了许多元素,如角色(role)、活动(activity,包含辅助活动support-activity 及学习活动learning-activity)、活动结构(activity-structure) 和环境 (environment)等,这些都包含在LD中的组件(component)里。另外利用演出 (Play)、节目(Act)和角色部分(Role-Parts)组件来整合上述的元素,形成学习设计的流程架构方法(Method)。各元素的定义描述如下。
1. 角色(role)
在LD 里角色规范了谁要进行活动,不同的人可在不同的活动及环境中扮演不同的角色。角色可包含学习者(learner)及协助者(staff) 两种型态,例如:学生及老师。
2. 活动(activity)
活动在LD中是很重要的元素,表示在一个学习流程中要进行什么活动,包含了两种型态:辅助活动(support-activity)及学习活动(learning-activity),这两种活动都可以再各自定义活动目的、活动条件及描述活动的元资料(meta-data)。若活动需要环境配合,则在活动里需描述参考何种环境。
3. 活动结构(activity-structure)
一个活动结构可以包含简单的活动(activities) 或是一个活动结构 (activity-structure)。它将一组相关的活动结合成一个单一结构,可以建立循序或是选择的结构。举例说明:老师可以设计在一循序结构(sequence)中包含两个活动,因此学生必须循序完成在活动结构中的两个活动。
4. 环境(environment)
环境包含两个对象部分:学习对象(learning objects)和学习服务(learning services),表示在进行活动时用以辅助及提供给学生的资源。学习对象为在学习活动中使用到的任何对象,如学习教材。学习服务描述在学习活动中所需要的任何服务,如搜寻服务、在线讨论环境服务。
5. 方法(method)
LD中的方法(method)像是一个剧本(scenario),描述整个学习活动如何进行,及什么组件要在方法里被参考使用。方法元素可以包含子元素:演出(Play)、节目(Act)和角色部分(role-part)来描述活动过程。一个演出可以同时包含许多节目(Act)元素,而这些Act必须是循序执行。如果有一个以上的演出则需平行进行。在一个节目中将包含多组角色部分,且这些角色部分是同时进行的。一组角色部分则包含了角色 (role)及活动(activity),活动也可包含所需的环境,因为在同个act下多组role-part 是同时进行的,这表示在同一时间,不同的人员可以各自进行不同的活动。举例来说:在问题导向式学习中,学生(角色)在利用网络会议室(环境)讨论问题(学习活动)时,教师(角色)也同时在旁协助讨论(协助活动)。
作为新的国际标准,IMS-LD的 制定同样是为了促进学习内容的交流和互操作性,但重点放在支持教学方法的重用。它为老师表达教学思想提供了一个框架。从技术上来讲,它是一个教学过程描述 语言,可描述各种教学方法。每种教学方法都可被形式化地描述为一个学习单元:即对其包含的活动、过程及必要的学习对象和服务等资源的一个说明。[5]当师生在应用一个学习单元时,系统会根据其说明,协调管理它所描述的活动和资源,从而引导教学过程。IMS-LD不仅能支持单个人学习,而且支持带有相同角色或不同角色的多人合作学习。它能根据个人特点和具体情况,调整学习内容和学习活动,从而达到支持个性化教学的目的。一个行之有效的学习设计可以很容易地用来交流和共享,并能存档备以后重复使用。
(二)教育模式语言
这里有必要对IMS LD的前身教育模式语言(Education Modeling Language,EML)做一分析比较。EML 是由荷兰开放大学(OUNL)开发出用以描述“学习单元”(Units of Learning,UoL)的规范语言。在OUNL 致力于发展数字学习时发现,已经有许多不同的教育理论应用在远程教学上,但这些教育理论如何有效支持在线学习?于是OUNL开始研究所有的教育理论,并分析其共同特征,抽离出“抽象的描述”教育元语言(pedagogical meta-language)[6]。EML可以描述:人(people),活动(Activities)和资源 (Resources)、学习流程(learning flow)。 人可是一个或多个,而且通常扮演不同的角色,如学习者或教学者等。活动表示在学习过程中学生或教师要进行的行为。在活动中可包含人类可解读的描述,透过这 描述可以让使用者了解学习活动设计者的目标。资源可用来支持不同型态的活动,可分成学习对象和学习服务两种。而学习流程(learning flow)类似于工作流(workflow),在EML中用来串接许多角色及活动。
(三)IMS LD与EML的比较
从规格的角度来看,IMS近年来致力于扩展EML,发展Learning Design 规范,但是EML的缺点是过于复杂庞大,而且将设计及教材结合在一起,对于教学设计者来说较困难。于是IMS LD 改良EML,删除了教材模式(content model),让教学设计和学习教材部分能够更明显地被区分开来[8], 因此OUNL便不再继续维护发展EML,转而致力于发展IMS LD 规格语言。EML和IMS LD非常相似,主要的差别在于EML包含了教材模式(content model),而IMS LD没有。Tattersall分析了EML和IMS LD二者的差异,如下表所示[7]。
三、结束语
在数字学习技术标准开发过程中,IMS-LD技术标准的发布标志着重心从学习对象转移到学习活动。相对以学习对象为中心的技术标准,IMS-LD提出了一个相对高层的框架,它将已有的很多标准纳入到体系中,并增加了一些新的特征来扩展以技术支持的教学方法的范围。
通过对国际数字学习规范的比较分析,笔者认为,我国在制定教育信息标准阶段要密切关注国际标准研究工作,积极引进相关国际标准,并根据我国教育实际情况修订与创建各项标准,最终形成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信息技术标准体系。
[参考文献]
[1] Cook, John; Smith, and Matt, “Beyond formal learning: Informal community Learning” [J].Computers & Education, Aug.2004, 43(1), p35.
[2] 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文件[Z].http://166.111.70.13:8080/63a8835065877ae0/680751c689e38b fb/celts-17-5e7353f04e0e 5a924f53680751c65f1575287ec48c31/.
[3] M. Molenda, C.M. Reigeluth, L.M. Nelson,” Instructional Design” [DB/OL]submitted for publication in In L. Nadel (Ed.), Encyclopedia of Cognitive Science,vol. 2, pp.574-578, London, 2003.
[4] IMS Global Learning Consortium, “IMS Learning Design Best Practice and Implementation Guide Version 1.0 Final Specification” [Z].http://www.imsglobal.org/learningdesign/ldv1p0/imsld_bestv1p0.html.
[5] [9]学习设计:从学习对象走向学习活动 [DB/OL]. http://gccce2006.org/cn_s/infoview.jsp?articleID=213
[6] E.J.R. Koper, “Modeling units of study from a pedagogical perspective: the Pedagogical met model
behind EML” [DB/OL].Open Universities Nederland, http://eml.ou.nl/introduction/docs/ped-metamodel.pdf.,2001.
[7] C. Tattersall,”EML and IMS Learning Design,”[DB/OL]. Presentation for the Valkenburg Group, Vancouver, Feb. 2003, http://hdl.handle.net/1820/109.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开源解决方案体验中心

门户网站(CMS)
Xoops | Joomla | Mambo | Drupal | PHP-Nuke | TYPO3 |PostNuke

Blog
WordPress | Nucleus | b2evolution | LifeType | bBlog

电子商务
Zen-Cart | phpShop | osCommerce | osc2nuke

协同工作
新选择办公平台 | eGroupWare | NetOffice | phpGroupWare |dotProject | ACollab

论坛
phpBB | miniBB | MyBB | CBB | Vanilla

网上教育
ATutor | Dokeos | Interact | Moodle | Site@School

图片管理
Coppermine | DAlbum | EasyGallery | Gallery2 | WEBalbum |SPGM

Wiki
DokuWiki | phpWiki | MediaWiki

小型网站
AngelineCMS Lite | CuteNews | EyeOS | GuppY

ERP & CRM
恩信ERP | C3CRM | SugarCRM | vtigerCRM

其他应用
KnowledgeTree | phpmychat | Webcalendar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设计五原则

技术为人民服务

人们经常埋怨自己的技术短处。当电脑当机,他们会说:“我一定是干了某些愚蠢的事情”。面对一个设计糟糕的网站,他们会说:“我一定是太蠢了,我竟找不着北”。他们很有可能去买一本傻瓜指南。
很不可思议!人们在使用技术时不应该感到挫折。就像客户,用户永远是对的。如果软件崩溃了,那是软件设计师的错;如果在某个网站上找不着北,那是 web设计师的错。但这也不表示设计师要羞愧低头……他们更应该把这看作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好设计师与坏设计师最大的差别在 于,如何处理他们的让用户正折腾着的设计。
技术为人民服务。人民不会为技术服务。

设计非艺术

艺术是关于个人表达的。它关于生命,关于情感——艺术家的想法和主意。它不太关注第三者干什么,活动也不是必须的,仅是他们的鉴赏。艺术实践不需要这些。鉴赏是艺术家的必需品,同时他们也是孤独的。
设计,从另一方面来说,是关于使用的。设计师需要别人来使用(而不仅仅是鉴赏)他们的作品。设计不存在不让人们使用它的目的。设计辅助解决人类问题。我们能授予一个设计的最高荣誉不是它多漂亮,多艺术,而是它用途多广。
不像艺术,设计总是存在于情景中的。情景对一个设计至关重要:它要解决什么问题?为谁设计?在什么时期?这就是为何设计与技术如此紧密的缘故。因为技术变化太快,所以设计必须步随其后。十年前的设计在今天可能不值一提。充满精彩设计的历史没有必要继续存在。
伟大的艺术,从另一角度说,永远风行。就算今天我们可以复制一百万个大卫像,我们依然欣赏米开朗基罗的原作,因为它是一个人的辛劳和表达。艺术永远不会凋谢。伟大的设计则依赖于它产生的年代和要解决的问题。但艺术不这样,艺术是永恒的。
做个测试。当人们享受艺术时,说:“我喜欢”;当人们享用设计时,说:“做得不错”。这并非偶然。好的设计就是能干活的料。

体验属于用户

设计师不生产体验,他们制作的是体验用品。看似细微的差别却有很大不同,因为它把设计师放在服务用户的位置上,而非其他方式。这并不是要扼杀创新, 它并不会妨碍设计师跳过上述关于艺术的阐述。它只意味着,设计的体验并不会简单地因为设计师说这般这般就会这般这般地发生,当用户提交反馈时,真实的体验 就确确实实发生了。
最终的体验发生在用户那里,体验是属于他们的。

伟大的设计是无形的

伟大的设计一个有趣的属性是,它来源于认可。用得爽的时候我们忘了创造它时的种种艰辛。有时,就像普通的汤匙,显而易见,这东西太简单了,但我们会 忽视了在历史的某一时期它并不这样。还有,就像汽车,这东西尽管很复杂但依然容易使用,但是我们却对于它背后数以万计的工时视而不见。这是一种羞耻 ……每一个伟大的设计都有丰富的历史。每一设计背后都是一个或一群设计师,他们想通过解决某些问题来让世界更美好。
烂的设计显然是因为它伤害了使用。它拙劣,困难和复杂。最为讽刺的是,这个世界上烂的设计比好的设计更容易碰着。它像暴徒一样强奸着我们的头脑。它像恶徒一样在我们面前逞威风。因为有用,伟大的设计通常都是无形的。

简洁是终极哲学

如Saint Exupery所说:设计师知道自己要达到完美,不在于无物可增,而在于无物可减。。简洁自成一体:知道什么要加和什么要扔……当它作用时,就像魔术般实现预期效果,因为没有任何复杂的东西传递给用户……只有简洁。这是设计师的最高成就。

分类
IT 与教育技术

网上教学平台及网站建设现状分析(转)

作者:王珠珠 张伟远
【摘要】网上教学平台是基于互联网实现网上教学的必要条件。本研究以从网络上可以查询到的我国普通高校网络教育学院的53个网上教学平台及网站为样本,以课程设计、交流和协作、管理为教学平台的三大类功能、以及22项子功能为分析框架,探讨现存的网上教学平台的功能及网站建设的现状。研究结果表明,在我国网上教学平台的功能中,课程设计功能不够突出;网上交流和协作的功能比较普遍;技术管理和资源管理受到重视。作者的结论是,我国普通高校网络教育在教学平台及网站建设方面已经从网上简单的发布信息和共享资源为主,进入了利用网络辅助教学过程为主,少部分学校已经开始了基于网络的学习,网络的优势正在远程教育的实践中得到发挥。
【关键词】远程教育;网上教学;教育技术;网上教学平台
介绍
为了适应知识经济社会的需要,建构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我国普通高校从1996年开始,提出利用普通高校优势资源,开展现代远程教育的设想。从1999年教育部批准清华大学等4所高校开展现代远程教育试点至今,我国已有67所普通高等学校,设立了68个网络教育机构,其中北京大学的网络教育学院和北京大学医学部网络教育学院为两个独立设置的机构。随着网络学院数量的增长,近2,000个遍布全国各地的校外学习中心已经建立,网络教育的学习者已达130万,随之远程教与学的模式也不断变革,现代远程教育的数字化、网络化、交互性的特点正在日益凸显,网上教育正在成为最重要的教学模式之一。
在网上教学中,网络学习平台和网站建设起着关键性作用。目前,在67所普通高校的网络教育学院中,多数学院都有自己专门的网上教学平台,有的是自行开发的,有的是通过技术公司专门开发的,还有的是联合开发的。然而,这些网上教学平台在功能和特征方面有哪些相同之处呢?不同之处又有哪些呢?这就需要对不同网上教学平台进行比较分析。本研究的目的在于分析现有的网上教学平台的特征和功能。作者希望,本研究的结果能够有助于网络教育机构了解本单位的网上教学平台与其他平台在功能和特征方面的差异,从而考虑改进现存的网上教学平台,增进网上教学的效果。
研究设计
根据文献研究,发现对于网上教学平台的组成部分有不同的分类。保利逊(Polyson,et.al,1996)认为网上教学平台由八个部分组成:网上教学大纲;作业;通知;个人网页;交互性;测验;课程管理;课程内容。卡恩(Khan,1997)认为,网上教学平台的组成部分是:课程内容建设;多媒体成分;网络工具;计算机及储存设备;网络链接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编程语言和工具;服务器;网络浏览器和其它应用程序。罗斯(Ross,1998)提出,网上教学平台包括七部分:学生工具;合作工具;管理和安全性;测试和记录功能;功能性;用户界面;非技术特征。菲尔迪维克(Firdyiwek,1999)将网上教学平台分为三大部分:管理,包括建立并维护网上课程,登记注册,登录控制,使用追踪等;教学,包括界面观感,教学工具,评估工具,课程管理等;学生使用,包括自我编程,自我评估等。张伟远等(张伟远、王立勋,2004)在分析了17种在国际上广泛使用的网上教学平台以后,提出了网上学习平台三大功能的划分,即课程设计功能、交流和协作功能以及管理功能。在这三大功能下又有17项子功能,包括教学设计工具、课程设计模板、课程网站搜索引擎、学生个人空间、BBS讨论区、内部电子邮件、基于文字网上讨论室、基于视音频的会议讨论、文件共享、工作组、电子白板,课程单元管理、学习自测管理、作业评分管理、学生网上活动追踪、安全登录、技术支持。这一分类反映了网上教学的最新发展,比以前的各种分类更为综合和全面。
基于张伟远等提出的三大功能17项子功能的分类,根据我国网上教学的特点,作者又增加了在课程管理功能方面的五项子功能,即课件点播、学习成绩管理、选课定制、网上提交作业和数字图书馆。综合见表一。
表一中的三大类功能和22项子功能就形成了网上教学平台比较研究的框架。
结果与分析
一、网络教育学院的教学平台及网站
在2004年10月中旬,我们通过互联网,采用google搜索引擎,对教育部批准的67所普通高校的68所网络教育学院的网上教学平台及网站进行了搜索和查询。结果发现,有53个平台及网站可以查询到并顺利进入,得到相关信息;6所网络教育学院虽可以找到,但缺乏网上教学平台或相关信息;9所网络教育学院没有直接查询到有用信息,且在该大学的网站也没有获得相关的有用信息。
网上教学平台是建立在网络基础设施之上的、用计算机编程实现的学习环境,它的后台是一系统程序和被程序组织起来的数据库,它的前台是网页界面。良好的程序设计和实现是平台功能的基础,而良好的网站界面则是发挥平台功能优势的前提和条件。从68所网络教育学院的教学的情况来看,大多数网络教育学院的网站可以通过互联网查询获得。同时也发现,有少部分网络学院的网站缺乏应该提供的信息,这同网上教学的基本特征并不一致。
二、网上教学平台的课程设计功能根据可以查询和进入的网络教育学院的53个网上教学平台,对其平台的课程设计功能,进行了数据的综合。统计结果综合见表二。
表二表明,从可以进入的网上教学平台的信息来看,大部分的教学平台没有为网上教师提供课程设计方面的功能。
那么,课程设计功能的作用是什么呢?张伟远等(张伟远、王立勋,2003)对此作了描述。教学设计工具能够将各种格式的课程材料(如Word文档、WordPerfect文档、纯文本、HTML文本等)转换为平台本身支持并使用的格式。对进行网上教学的教师来说,需要界面方便的教学设计工具来开发自己的网上课程。同时,教师可以方便灵活地运用这类功能对课程的结构、学习单元以及其它资源进行编辑。课程设计模板的功能是让教师方便地建设一门网上课程,他们只需将与课程有关的材料放入事先设计好的模板中,软件系统就能自动地将这些材料组织成一个良好的网上学习环境。课程网站搜索引擎的功能是使学生能方便地在整个课程网站中搜索他们想了解的信息。学生网页的功能是能帮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相互协作,也为学生提供了一个方便的空间进行简单的网页设计和管理。
在我国的网络学院,大部分的网上课程的教学设计和技术支持是由专门的技术人员来做的,因此,教学平台中就较少涉及教师自己开发网上课程的功能。然而,如果有了课程设计方面的功能,教师能够利用这些平台在无需太多网络编程知识的前提下,有效地编写并管理属于自己的网上课程,他们教学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就能方便地整合到网上课程的设计和开发中,并在网上教学中,不断地更新和调整网上教学的内容和互动方法。
三、网络教育学院网上教学平台的交流和协作功能
根据网络教育学院的53个教学平台的资料,对其平台的交流和协作功能,统计结果见表三。
表三显示,大部分的网上教学平台都有文件共享和BBS
讨论,近50%的教学平台有在线聊天,三分之一左右的教学平台有内部电子邮件和视听会议的功能。可以看出,我国网络教育学院的教学平台充分重视通过网络进行教和学的交流和协作。
然而,大部分的教学平台缺乏工作组和电子白板的功能。工作组的功能包括小组网站、小组讨论区以及小组文件共享区等。如果学生需要进行分组项目研究,他们可以将各自完成的工作传到课程网站的一个特定的文件共享区域,这样小组中的每个成员都可以很方便地看到其他成员的作业。电子白板特别适合在数学和自然科学方面的课程,这一功能使学生和教师可以同时在屏幕上观看一个数学公式或其它图形,而且可以同时进行添加和修改。学生可以将电子白板上的图画存下来供将来参考。在使用电子白板时,使用者通常会同时通过在线文字聊天或视听会议来加强相互间的交流。
四、网络教育学院网上教学平台的管理功能
基于网络教育学院的53个教学平台的资料,对其平台的管理功能,统计综合见表四。
从表四可以看到,我国网络教育学院的教学平台在管理方面,把安全登录和技术支持功能放在十分重要的地位。课件点播这一具有我国特色的平台功能,已经成为大部分教学平台的管理功能之一。近四分之一的网络教育学院共享了普通高校本身的数字图书馆,这不仅可以提供良好服务,降低远程教育成本,且在国际的网上教育机构中是走在前沿的。
这里要强调的是“学生网上活动追踪”功能似乎没有受到广泛的重视。学生网上活动追踪功能可以让学生与网上学习系统的互动情况被记录在网络服务器上,这些互动包括访问各网页的次数、自测的成绩、在网上学习和自测的时间长度等等。研究人员或教师可以通过对学生网上活动情况的分析,了解学生的学习过程和学习方式,从而根据不同学生的需要给予相应的支持和帮助,这对改进和提高网上教学的质量和效果尤为重要。
五、教学平台及网站建设的其他特色
通过对网络教育学院教学平台和网站建设的访问,我们发现了具有我国现代远程教育的一些特色。这里以网站内容和网上学习指导为例。我国普通高校的一些网站内容极为丰富,这表现在:网站内容上新闻多;有的学院设有网上文化生活栏目,形成了与我国现代远程教育教学模式和学习对象需求相适应的特点和特色。在网上学习指导方面,许多网络学院都十分重视,不仅在教学平台和网站上建有“地图”,而且精心指导学生进入网上学习。如网上人大、华东师大等网络学院把学生进入网上学习的方法或划成框图,或用动画给予讲解,使学生一目了然。学习指导已经成为采用自主学习方式的网络教育学院必不可少的内容。在招生栏目中,许多学校把自己的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尽量解释清楚,方便学习者对学习形式的选择。同时许多教学平台及网站上专门开办了对学习者的反馈和调查栏目,如中南大学的网上学习策略调查,反映了网络教育举办者的匠心。这种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服务应该大力提倡。
讨论
从本研究的结果来看,我国网络教育学院的教学平台及网站建设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网上教学环境已经形成规模
1999年,我国首次在4所普通高校开展现代远程教育试点时,网络应用水平是很低的。经过这些年的努力,网络应用水平正在大幅度提高。在调查的53所学院中,单纯利用网络发布教务文件信息、只提供课件共享点播的学院,不到10所。大多数网络学院都在网上提供了答疑、网上交流等学习支持服务,从而加强了教师与分布在各地的学习者之间的互动,增进学习者的学习效果,使我国利用网络的学习走入了新的发展水平。正如东北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介绍中指出:学习者“对于实时授课的依赖性逐渐降低,基本上实现了基于互联网的多层次学习”(东北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2004)。
第二、适合自主学习的网上教学平台正在丰富和完善
网上自主学习模式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网络教育学院接受和应用,一些学院在实时授课的同时,积极探索和鼓励学生采用网上自主学习方式学习。一些能够突出网上教学优势的功能得到采用,如学习自测管理、网上作业提交、作业评分管理、网上选课、分学科分课程的答疑等等。这些功能的应用,使网络教育不仅能够发挥信息技术在知识传播方面准确、快捷、交互性强、易于存储等优势,而且能够发挥信息技术在组织和管理方面的优势,为网络教育不断提高质量和扩大开放度创造了条件。
第三、注意到与普通高校常规教育资源相融通
利用普通高校本身的办学优势,可以提高网上教学平台和网站建设的质量,降低成本。一些院校在这方面的有益的尝试,提供了可供借鉴的案例。例如,厦门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等13所大学,通过网络学习平台,把本大学的数字图书馆向网络教育学院的学生开放,这无疑是对学生学习的巨大支持和帮助,也为远程教育建设图书资源减少巨大投入提供了可行方法,还可以使远程教育学生与大学本身产生良好的归属感。这对于大学发挥建设终身学习、全民学习的学习型社会的知识组织核心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尽管我国普通高校网络教育学院已经取得了突出的进展,但一些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第一、网络教育学院之间在网上教学平台及网站建设方面的不平衡
从网络教育学院的网上教学平台及网站建设可以看出,有的网络教育学院能充分利用网上教学的优势,网上资源优质,并且丰富而多彩,同时通过网络技术,给学习者提供全方位的学习支持服务。而有的网络教育学院的网站难以进入,缺乏良好的远程支持服务,造成的结果只能是仍然依赖面授,网上教学的优势难以发挥。
举例来说,在帮助学生了解网上学习中,网上人大的经验值得推荐,该网站和平台为注册和非注册学习都提供了学习内容,使没有注册的学习也可以通过学习体验,参加到网上学习中去。但仍有一些网络教育学院不能通过互联网和相关大学的网站找到,或不能通过网络获得学习选择的有价值信息,这对于开放教育无疑是一大缺陷。同时一些网络教育学院的介绍、网站设置等,从学习栏目放置的位置、到内容、到语言都没有能够体现努力满足学习者的需求,引导学习者高质量和有效完成学习。有的网站内容过多、过杂,好像一个综合性网站,影响学习者学习过程中的注意力集中。
第二、仍然存在着“为技术而技术”的现象
学习平台的功能不是从学习者的需求出发,从满足学习者需要而设计的教学过程出发,而是从技术能否实现出发,结果是,技术上实现了,但可能没有学习者使用。这在网上教学平台功能中也能部分地反映出来。例如,在网上教学平台中,缺乏让教师自己开发网上课程的功能,难以让教师的知识和经验与网上教学的优势结合起来;建设了网上工作组,但关于课程的学习却几乎没有教师和学习者使用。
第三、深层次的网上教和学的研究不够
国际上的网上教学研究非常重视通过科学研究,增进实践。例如,一些研究表明,教学设计的结构越好,交互的要